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菊耀】病人 (一)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工作室里。那人一身拘谨的西服以及与这里格格不入的东洋面孔,都是我感到很惊奇。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目前在医学界还算小有名声,经营着一家自己的工作室。日子过得平平淡淡但也不失趣味。

“失礼了。”那个亚洲人对我鞠了个躬,我挑了挑眉,这家伙看上去不像是抑郁症的患者啊。

他面色苍白,眼底下的浓浓的青色以及黯淡无神的目光证明了他的确精神上有些问题,但到现在为止我更倾向于他患有失眠症。

我朝他点了点头,指了指桌子前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我将桌子上的档案翻开,本田菊,男,日本人,24岁,家中独子,患有抑郁症、失眠症,曾5次参加物理奥赛获得金奖,19岁考上英国剑桥大学,22岁考研,24岁留校……我看着这份过于优秀的档案,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头,真是个怪人,按理说这个家伙的人生应该是一帆风顺的才是,竟然还会患抑郁症。我平静的看向那个看起来就像木偶一样毫无生机的日本男人,不时地用手指的敲了敲桌子,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问他说

“本田先生,我要开始了。”说着我将手里的录音器扬起来,示意我要录音。

他无声的点了点头。

“嗯,放松不要紧张。”我看到他紧握的拳头,缓解了一下气氛“本田先生可是遇到过什么伤心的事?”

“……”

“啊,不说话么?那我就把它当成默认了。”我仔细的盯着那个沉默的亚洲人,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动作和神情的变化。其实他这种完全的沉默是最难搞的,但是做了这么久的心理医生,像这种程度我还能应付自如。

“嗯,让我猜猜,是和父母的矛盾?”

“……”

“那么就是和朋友之间的矛盾?”

“……”

“还是说是恋人之间的矛盾?”

当我说完这句话时我发现他的脸色突然变了,变成一种很复杂的表情,但很快又恢复了。我知道他的毛病大概就是出现在恋人上了,但他却一如既往的缄口不言。

“本田先生有过恋人吧?她叫什么名字?”

“……”

“她的性格怎么样?”

“……”

我问了很多诸如此类的问题,但他还是沉默不语,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变化过了。我看着沉默的坐在椅子上的亚洲人,他的腰板挺得笔直,双手规矩的放置在双膝,表情淡漠,眼神空洞似乎什么也引不起他的注意。我看着他那双漆黑空洞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我,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他像是透过我的外表看到了我的灵魂,这种整个人都暴露在他眼下的感觉令我很不舒服。

静置了半响,我妥协的叹了口气,有些疲惫的对他说

“这次治疗就先到这里吧,这周五下午三点钟再来吧,希望本田先生下次来的时候可以敞开心扉。”

说完我就开始整理东西,但奇怪的是等我整理完所有东西后本田菊还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看到我的目光后,朝我说了一句话就鞠躬走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我皱着眉头想着他刚刚说的那句话,但是日语什么的我不懂啊

‘やっと君を见つけた①’是什么意思呢?

Tbc.


评论
热度 ( 10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