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爱情心理学效应 整理 二

码一个,改天试一下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


#与爱情相关的心理学效应##造福写手#第二弹#

1.瓦伦达效应
为了达到目的而患得患失。

2.互补效应
彼此之间在某些地方上有相互的满足感,就会产生很强烈的相互吸引力。

3.投射效应
往往就把自己的感情、意志、特性投射到他人身上并强加于人,由此对爱情或人的考量产生限定。

4.斯德哥尔摩效应
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好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情结。

5.麦克白效应*
试图通过清洁自身来对抗道德焦虑感

6.振奋效应
越对爱的人刻骨铭心,越会奋发图强,积极表现自我,用以得到对方的青睐。

7.决断效应
人会在选择以后通过自我说服来使自己相信所选是最优

8.空白效应
给对方留下想象余地,...

2018-08-02

一点小心思

特别特别的恶心别人说明石把爱染当家人,把萤丸当老婆宠
简直就是对爱染厨的恶意,而且也对萤丸恶意满满
拜托你们明萤的打cp,明老板,莹总tag都没问题,能放过爱染么?
真是被一篇文恶心到了

2018-07-27

【凸变英雄】再见(超叔中心|沙超)

你所看到的世界是否就是真实?内心的幻想是否就是虚假?如果连记忆都被扭曲的话,那么什么又是真实的证据?存在的本身,就是记忆的本身,连这份记忆都失去的话,那就是不存之物。

梁超从没想过父亲胡踉跄入狱,重要的朋友被父亲杀害致死,就连他自己的记忆都变得虚假。他忘不掉那个名为沙小光的少年,他每次睡觉都会梦到他们相处的时光,他每次照镜子都会看到父亲最后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他每次一停下来就会发现,他的身边空无一人。

不是没想过做出他的阴影,他承诺过,他会好好学习替他保护好大家,所以他拼命的学习,不让自己有一刻闲暇时光,父亲的公司倒闭了,家里被查封了很多东西,赔了很多钱,他失去了经济来源,没关系,不是还有以...

2018-07-22

一点写作经验

纳兰妙殊:

之前有朋友说希望我分享“写作经验”。说实话,我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边写边琢磨,边学边总结。以下几条是我读书写东西最经常想到用到的,对写同人或写原创小说同样适用,因为我自己就是两样都写嘛。


虽仅一得之愚,亦聊备一家之言,不揣冒昧,献丑于同好。



1. 先确定结局。


这是开写之前最重要的准备工作。想象出结局的情节、情绪、画面、一部分对话,甚至,把它先草草地写出来,然后反推上去,引导整个故事向它流淌。


为自己准备一个精彩、得意的结局。中途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想想结局,想想怎么能浪费那个早就在终点等待的结局呢?动力马上就来...

2018-06-19

只是个片段,可能晚上打完(滑稽)

嘉德罗斯,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记不清多少次了,从废墟中醒来,然后又在瞬间被那金色的棍子桶穿,那双毫无杂质的金眸就那样冰冷的注视着他,愣仍是记忆中的那般傲慢。
他歪了歪头,手心敷上那根插在他胸中的棍子,近乎虔诚的笑了,那是最纯粹的恶意满满的笑容。黑色的箭头从他身后几乎是瞬间包围网状射向那立于废墟堆上的人,而那人面对他迅疾的攻势仅仅皱了皱眉头,那个通天的大罗神通棒瞬间缩小在手间高速旋转,只看的见箭头和棍棒碰撞摩擦出的火花。他肆意的笑着,嘴角咧的越来越大,他一手抚着胸前汩汩流血的洞,猩红的眸子却没离开那个金色的太阳,那人只是皱着眉,锐利的金眸看向他时只有冰冷的杀意,和难以掩饰的与生俱来的傲慢,明明那人...

2018-02-15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蹈海:



不要对读者妥协。

我自认不是个能写好故事的人,归根究底,我是个打着同人幌子写私小说的。我有一个比较偏激的想法:人是自我感动的生物,你写的,和读者理解的感动的,可能是毫无关联的两种物事。天大地大知音难寻,大部分时间,写文是一种自我感动自我高潮的行为。

我还有个偏激的想法:写文如同传销,不是作者控制读者情绪,就是读者看都懒得看。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我能明白缘由:一翻列表,看到受欢迎的那几个,内心大喊这都什么垃圾玩意居然有人看有人捧,亦或是这种风格最得圈子青睐,啊我好喜欢我也想试试。这都很正常,人要是没有功利心进取心,那才不正常。

正常的东西是对的吗?

就像...

2017-07-28

【雷安】骑士道

我已经是是死人了,跪
全是打架打架打架(不是妖精打架等等)
原著向,海盗和骑士的故事

————

安迷修做了个梦,他梦到小时候他牵着师傅的手走在米塞尔希海边,那是个好日子,碧蓝的天空像远处教堂的穹顶一样笼罩整个河岸,风拂过海岸带起阵阵波痕,海鸟徘徊在海上,有几只海鸟飞得很低半只翅膀都浸进了水面,却被远处的打水漂的孩子给吓跑。海风带着泥土混着海边特有的潮湿的味道吹过,安迷修稍微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种味道。不,与其说他不喜欢这种味道,不如说他不喜欢和海有关的一切事物,不管是那湛蓝的颜色,还是那潮湿的风。他握着师父的手不禁紧了紧,似乎感觉到他的不自在,他最尊敬的人安抚似的也握紧了他。握着他的手宽大温暖

2017-07-23

记梗

占tag抱歉
想到一个梗,翻译我这拖延症不一定能写完,先记下今晚看心情更。
嘉德罗斯能力被限制,元气量被限制,从lv1开始,嗯就是空有格斗技巧却没有威力的那种吧,升级路线。我觉得要换队友了雷祖这对应该不会跟着他……或许雷德会,祖玛应该不会吧,毕竟武力被限制后他就是个九岁的孩子啊(等等哪里不对),这个的话应该是嘉德罗斯个人中心向,私心偏嘉瑞嘉其实通篇应该只有神仙打架,哦,没有神仙只有打架,一个人闯关东的嘉德罗斯,毕竟要是全盛时期的他估计除了和嗝儿瑞可以打架之外别的都是秒杀吧(再见),不出意外应该是他的一人旅行,没有伙伴,中途会有短暂的队友啦,有好人也有坏人,真正意义上的九岁孩童的成长故事,慢慢的从弱...

2017-07-22
1 / 3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