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凸变英雄】再见(超叔中心|沙超)

你所看到的世界是否就是真实?内心的幻想是否就是虚假?如果连记忆都被扭曲的话,那么什么又是真实的证据?存在的本身,就是记忆的本身,连这份记忆都失去的话,那就是不存之物。

梁超从没想过父亲胡踉跄入狱,重要的朋友被父亲杀害致死,就连他自己的记忆都变得虚假。他忘不掉那个名为沙小光的少年,他每次睡觉都会梦到他们相处的时光,他每次照镜子都会看到父亲最后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他每次一停下来就会发现,他的身边空无一人。

不是没想过做出他的阴影,他承诺过,他会好好学习替他保护好大家,所以他拼命的学习,不让自己有一刻闲暇时光,父亲的公司倒闭了,家里被查封了很多东西,赔了很多钱,他失去了经济来源,没关系,不是还有以前的积蓄么?每天在路上,在学校里被人指指点点,被人谩骂鄙夷,没关系,他不在乎,不是还有小叶他们在么?

他试图忘记小叶看到他时僵硬的表情,他知道她在努力接受,努力的恢复到他们以前的关系,但是事实上就如同覆水难收,破镜终难重圆,他们之间的裂缝仍不可填补。

孤独黑暗的宅子里,梁超将自己蜷缩在卧室的墙角,他使劲抱住自己,企图给这具疲惫冰冷的身体一丝温暖。

没关系。他对自己说。

没关系。

没关系。

【这可不像你啊,超叔】

熟悉的声音从耳旁乍响,他猛地抬起头,落入眼底的

是一片黑暗。

怎么可能呢?他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那就是最后了。

永别了,他说过永别了,就是最后的诀别了。

不管是沙小光,还是花语叶。

他承诺过。

他承诺过的,三人的永远,只是儿时的童话泡沫终究会被成长的高压戳破,就像是再也不相信魔法和奇迹的自己。

从来没有永远,说到底永远这个词也不过是人们用来掩饰内心懦弱的词吧,若是对永远在一起坚信不疑又怎么会许下承诺?或许就在那时他们内心也隐隐知道这是个不可能实现的诺言吧。

真是狡猾啊,梁朝取下沾上水渍的眼镜,手指慢慢摸索着细长的眼睛框,即使是在黑暗中他也能想象出那璀璨的金色

【我说,这眼睛框太亮了些吧?】

【这你就不懂了吧超叔,你这种闷骚一定要这种明黄色才能够骚!】

【揍你哦!】

【哈哈哈哈你从小到大那次答应我啦,来啊英雄,打了人家人家就是您的人了~】

梁超抬手将眼镜举高,半晌,他叹了一口气,慢慢的将眼镜又带了回去。


三年,足够所有人走出那件事的阴影,花语叶也渐渐放下了那份痛与爱意,只有他自己,像是仍被遗留在三年前,放不开那双温暖的手。

猛猛哒发了微信问他回不回国,再不回国小叶就被人追走了,他笑了笑,事到如今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在一起?正如他看到她会想起小光一样,小叶看到他的时候又何尝不会想起小光——那个她倾心相慕那个点亮她世界的少年?

他仍记得最后他们相拥相吻的场景,说不出是因为什么而心痛。

他想,他们终究还是不可能在一起。两个人的互相折磨不如一个人的放下。

在得知小叶交了个男朋友后,他心底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他想他这就是放下了吧?

可是没有,小光仍旧每夜出现在他的梦中,他仍旧能够听到他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一些不着点的俏皮话,他仍会想起那天【永别了】的承诺。

或许承诺这种东西,恰恰是因为大多不会被实现所以才格外便宜。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没有法律效应,不会被惩罚,也不会被奖励。儿时三人永远在一起的承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谎言,他抛弃了他们,他放弃了不思进取的小光,他离开了高考落榜的小叶,独自踏上了漂洋渡海的船,他逃开的令他窒息的圭都。

但是现在想想,其实最初,应该是他被他们抛下了。他早就知道他们两个互相暗恋,他早就知道,他终究要一个人。就像沙小光曾经说过的,他比他的父母都了解他,他浑身上下全部都被他看过,反过来讲,他也了解沙小光。他知道他幼稚举动下的紧张,他夸张言辞中的羞涩。

他不想他们在一起,小叶可以和任何人在一起,唯独不能是沙小光。他强迫自己忽略那两人之间的暧昧,插入二人之间,他对自己说,你喜欢小叶,去追她。

他处处破坏两人的独处,他知道放学时沙小光一定会去找花与叶,他故意守在教学楼门口,将原本好好的恋爱空间变成三人行,甚至他有时看着沙小光糟糕的成绩竟有些开心,花语叶绝对不可能自甘堕落去考个和沙小光一样烂的大学。

但是他终究没能拦住两颗互相恋慕的心,他输了,输得彻彻底底再无退路。

梁超不止一次的想起最后那日沙小光与花语叶的吻,虽然没有真正吻上,他不可思议的发小在阳光下愈发透明,直到消失在空中。现在想起来,除了悲痛之外他竟也有些许欢喜,他们最终没能在一起,被抛下的不仅仅是他。

他想,花语叶能够想象出一个虚幻的沙小光,为什么他不能呢?或许沙小光的灵魂还没有彻底消散,只是又一次的隐形了而已。随后他就笑自己,又在想什么不切实际的事情。

小叶能够看到他是因为她爱他,那他呢?

他也......爱着沙小光?

他终于醍醐灌醒一般,在沙小光死后的第三年,明白了他对沙小光的感情。

儿时感情,如泉水般清纯不带任何杂质,只是在道德的教育,在阴阳相合的思想下,那份感情渐渐被扭曲成一份失落和占有欲,最终消失在剧痛中。

若是沙小光没有死,或许他在他们交往后会渐渐放下吧,会尝试一份新的感情,一段新的羁绊。可是,没有如果,沙小光死了,死在了最明媚的时光里,而杀害他的人却是他的父亲,他的心也死了。



梁超没日没夜的试验着新制药,他高考后去监狱探望了他的父亲,他看到他的父亲穿着黑白的囚服,原本黝黑的头发短短一个月就变得灰白,憔悴的样子简直与他印象中那个强大严厉的父亲判若两人。他看到他的父亲一脸厌恶的看着他,原本想了一周的话都卡在嗓子里,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们就静静地呆了半小时,没有一个人说话。到了规定时间,他才意识到已经过了半小时,他乞求的看向父亲,希望他对他说一句话,哪怕是【滚】他也丝毫不介意。可是没有,他的父亲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了,那动作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留恋。他看着那个人单薄的身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门后,说不上来的痛苦。

他的心像是被紧紧握住,喉咙干涩吐不出一个字。

高考报志愿时,不知为何选择了医药学,或许是想证明他与父亲的即使走一条路也不同,或许,他仅仅是想离那个人近一点。

【小梁啊,你先休息一会吧。】

梁超在新药二十五次测试时,一个踉跄,双手撑在桌子上勉强支撑起身体,他的面色苍白,眼睛下的黑眼圈深的像是眼彩。

【没关系】他拂了拂手,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马上就成功了,我还能再坚持会,我想坚持到最后】

新药第二十五次实验结束后,很照顾他的导师约他到天台吹了吹

【我说,你这么燃烧生命的工作是因为什么啊】导师背靠栏杆,抿了一口咖啡

【……我也不知道】这是实话,梁超趴在栏杆上看着远处鳞次栉比的房屋,内心空落落的【只是觉得,不能松懈】

【这样啊】导师叹了一口气

【…..】

【小梁,你其实不喜欢制药吧?】

【唉?导师为什么这么说?】

【我总感觉你像是不得不去做实验,每次制药像是一件很沉重很悲伤的事情,啊,当然不是说你的能力弱。】前辈说完一口气喝完了手中的咖啡,拍了拍他的肩【你先想想为什么制药吧,这样下去你会垮的】

梁超没有回答,为什么制药?因为太多了。

他感受着微风拂过脸庞轻柔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抚摸他的脸。

逞强的结果就是在地二十七次实验时进了医院,导师很担心他,在他养好身体前禁止他继续参与制药,他走时对他说再好好想想答案吧。慰问的同学,师兄师姐走后,梁超盯着白的晃眼的天花板发呆。

他喜欢制药么?或许开始是不喜欢的,但在逐渐深入,在遇到这些同伴后他一定是喜欢制药的。但是他身上还有比只要更沉重的东西,每次制药时他感到的不仅仅是欣喜,更多的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和紧迫感,沙小光总会出现在他的梦里,甚至在白日里某个晕眩的瞬间他都能看到他个家伙傻乎乎的脸。或许这是他在警示他不要重蹈他父亲的覆辙,一定要有用于世人,像是光一样的驱散黑暗。

有时进入他梦里的是父亲冷漠单薄的背影,三年了,他逃避了三年。自那次沉默的会面后他就逃离般的拒绝着圭都这座城市,选择出国也是因为这个,他害怕再看到父亲冷漠的背影,他害怕再想起儿时三人的承诺。

梁超从来不是勇敢的人,他唯一的勇气用在了为死去的挚友阻止父亲更加疯狂的独裁上,又彻底的消失在父亲冷漠落寞的背影里。

他从不畏惧考试,但现在却开始畏惧选择,你所以为的的答案这的就正确的么?如果当时是另一个选择的话现在又会是怎样?会比现在更好么?还是会比现在更坏,那坏又会坏到什么程度?

他曾经忘记过沙小光,如果他选择不帮助他们,畏缩在父亲的阴影下,那么他们所有人一定都会完全忘记沙小光这个存在,说不定那样才会更好。再也不会有这么沉重的悲痛,也再不会有那样美好的回忆。

存在的本身实际上就是记忆,当所有人都不记得他了,那他就不会存在了吧,不再背负两个生命的沉重,那自己也会轻松了吧。

但是如果能让他再选一次的话,他也不会帮助父亲。他想要记住他的朋友,他的知己,他的爱人。他想要证明他的存在,即使所有人都不记得了,只要他还记得,那沙小光就不会消失。

[嗡嗡]他拿起手机,是猛猛哒发来的,他恨铁不成钢的谴责他的软弱以至于小叶现在名花有主了,梁超感觉到他俏皮字面下的担忧,回复了一句

【恭喜了】

【哎哎哎,你这个人啊!后悔了吧!那样好的机会不会抓住,现在你就算哭着求我助攻都没用了】

【呵呵。】

【你,今年回来么?我们几个好久没聚一聚了。】

梁超愣了一下,他没想过回去,虽然这边学业不是很紧,但是暑假也是会有很多实习和刷学分的机会。他刚想拒绝,沙小光有些渴望的脸却出现在眼前,他猛的看向旁边,然而没有一个人。

这算什么啊?

[超叔,以后大家就都交给你了,一定要替我守护好他们啊。]

这么想的话为什么不活下来,自己去守护?

【好啊。】

沙小光,你这个大白痴。


见到小叶新男友时梁超愣住了,太像了,除却不同的发色,和稍微沉稳的性格简直就是沙小光。梁超复杂的看向一旁笑的很甜蜜的花语叶,她,也还没有放下么?

他看着那个人灿烂的笑容,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知道沙小光么?你是沙小光么?

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将所有的感情掩饰在笑容下。

吃饭的时候,小叶和他坐在一起,他还是尴尬的没有说话。饭桌上朦朦哒在努力活络气氛,小叶的新男友也是很幽默,最后两个人的搞怪终结于小  的铁拳之下。

一时间,梁超以为他回到了当年。

【很像是吧。】

【嗯】梁超诧异的看向花语叶,【你......不,散了。】

他想问她她是否已经走出了当年,却还是没有说出口回忆往事的勇气

【不要担心啦,解沙不是任何人的代替品。】似乎是知道他想说的话一般,花语叶笑着说。虽是和梁超说话,但她的眼睛却没离开解沙。

【我真的走出了当年,他们是两个人,这一点不会错的。】

解沙注意到她的视线朝她笑得更灿烂了,似乎被感染一般她也轻轻笑出声。

【那就好。】梁超是真心的这么想

【那你呢?】

梁超看向那个相似的身影,半晌他垂下眼帘,低低的说了一句

【谁知道呢。】

他坐在饭桌上看着他要守护的人们真正的走出了当年的阴霾,欢声笑语充斥在小小的房间里,久未放松的心也稍稍轻松了些。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酒杯,微微荡起涟漪的酒水中映出他微笑的样子,水波荡漾最后变成一个熟悉的面孔,棕褐色的头发,湛蓝的双眸以及那仿若太阳的笑容

这样,总算也完成了和你的承诺了吧。

我总算是也好好的守护了大家吧。

【超叔明天小敏和我们想要去那个新开的游乐园,怎样一起来么?】

【唉】梁超愣了一下,他苦笑着【那还真是遗憾,明天有想要做的事。】

【啊?你要做什么啊?明明这么久不见——】猛猛哒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一旁的小敏看到梁超有些尴尬,一肘子阻止了男友的刨根问底

【你有很重要的事吧,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推迟几天】

【...嗯,谢谢】

梁超没有留宿,执意回家。但当他回到阔别已久的家时,一时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孤独无依的人依旧没有改变。一样的黑暗而冰冷的房子,一样空无一人的寂静,一样….懦弱痛苦的他。

小叶走时和他说,人总要学会走出过去,逝者已逝,留下的人们总是多么痛苦也要继续前行。生活不只有过去的痛苦,还有更多的幸福和快乐在明日,我想小光一定也不像你这样的。

去做个决绝吧,和过去,和父亲,和....沙小光。


梁超在探问室里坐立难安,这是他三年里第一次来探望父亲,或许是因为上次父亲毫不掩饰厌恶的眼神使他对这里有些抵触,他暗自给自己打气,自己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幼稚模样了,不管这次父亲会是什么态度,他一定要和父亲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管他原谅还是不原谅,但那日父亲冷漠的表情却仍在脑海内挥之不去。

但是当父亲真正坐在他的面前时,他鼓起的勇气又像湍流般逝去,梁超扯了扯嘴,艰难的说了一句

【好久不见,父亲】

他看到那个男人,比之三年前更加沧桑,但他由内而发的上位者的气势却依旧凛冽,他推了推眼镜,冷漠的审视着三年未见的幼子。

梁超顶着这样的视线,艰难地继续说下去

【我,我这三年去了国外念书,所以没能来见您…】梁超越说越小声,这种谎言连他自己都听不下去,真的就连一点点空都没有么?是真没空还是不相见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是相见父亲的,但是他又畏惧着父亲的冷漠和拒绝,三年里他一直在逃避着这些,但是这次,他希望能够正视这个。梁超抬头深深看了一眼父亲,深吸一口气,说

【……我知道事到如今我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但是我还是想说出来,我知道我的做法对父亲来说是一种背叛,自己的儿子揭判自己的犯罪,把自己父亲送进监狱的我自己也不是好人,软弱,自私,傲慢,我也不会受人称赞,但是,但是那件事我不会后悔】

真的不会后悔么?

【我们错了,父亲。不管怎么说,沙小光那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我不能再看你继续错下去——】

【我是你的儿子啊,如果我不阻止你睡能阻止你呢?】

【在那天决定加入他们时我就决定了,我会和你一起背负这些罪恶】

【一个人真的很累啊,但是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就没关系。我想过,就算父亲永远不原谅我,我也会和你一起背负,我就磨你,一年不原谅就缠着你一年,三年不原谅就缠着你三年,直到你原谅我。】

梁超说着,眼泪滴落在握紧的手背上。

封闭的探问室里只能能听到他呜呜的哽咽声。半晌,父亲叹了口气,说

【这就是你三年里的成长么,超儿?】他轻轻笑着,【真是了不起的发言,说的我都有些感动。】

他看到梁超惊喜地抬头望着他,收起了笑容

【但是啊,抱歉父亲还是不原谅你。】

他满意地看到儿子僵硬的神情,【毕竟罪孽什么的我一个就足够了。家长的罪,就由家长承担,这是我给你上的另一堂课。】

【那——】

【我会原谅你的,当你投出三年前的阴影时,就是我原谅你的时候。】

梁超吃惊的看着那个被他称为父亲的男人,他冷漠,扭曲,梁超想到他冷漠的背影,想起他为了权钱而扭曲的面孔,但是他也想起他温柔的哄他吃饭,带他去游乐园,他取得第一时他骄傲的神情。最终他朝他笑了,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脸上还有没干的泪痕,那个笑容也不优雅,可他却痛快极了,三年里从没这样的快意过。

他想他这回放下了,真的放下了。

梁超步履轻快的走出监狱,抬头看向了湛蓝的天空,像是那人眼眸一样的清澈,他轻轻的说

【这回是真的,永——晤】

【别这么说嘛,我们继续一起打打闹闹一辈子不好么?】

梁超张大了眼睛看向那个虚幻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表情,熟悉的语调,熟悉的人。

【终于能看到我了?】那个幻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我想了想,既然大家都有了归宿就剩下超叔一个人孤寡伶仃太可怜了,所以我就来陪你了】

【不来个开心的抱抱么?】那人说着伸开了双臂做出拥抱的姿势

【傻子。】

梁超笑着走向了那个怀抱。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