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极东】偶人

【壹】

乌黑的鸟儿急速从庭院的湖面上掠过,剪刀样的尾部将湖面划出圈圈涟漪,天空阴翳密布,黑压压的天幕中不是闪过一道亮光。雨声淅淅沥沥,砸在廊前木制的台阶上,将两天前艳丽不可夺目的樱花打得支离破碎。
花开不过七天,如今却已凋零殆尽。

“先生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不,没什么。”
王耀收回盯着光秃秃的枝杈看了良久的视线,转向纹着莺雀蝶鸟的屏风。透过半透的屏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身影,说不上好看还是不好看,因为曼妙的身姿全都隐藏在厚重的单衣下,看不真切。正当王耀研究那屏风上的栩栩如生的花鸟时,他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他头顶上压着。
“哎呀,父亲大人总是要我穿上这一身繁琐的服饰,走路也好、坐着也好都是那样累。”
“小姐,礼不可废。”王耀说着,将悬在自己头顶上的物什抚开,慢慢站起来。
“污了礼数,怕人笑话。”他并没有转过身,而是一直盯着眼前的屏障。
“我倒是忘了你和父亲大人一样老顽固……”
身后少女小声的埋怨让王耀原本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无奈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还是个孩子啊。
“今年雨季和去年一样早,樱花都被打落了。”她慢慢走回屏风后“只是今年却还没有一起赏过樱。”
“母亲大人和兄长大人……”
“……”
王耀并没有接话,只是看着厢外光秃秃的樱花树枝杈,屋里一时冷寂了下来,只听到过廊里呜呜的风声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打池塘声。
[等在下回来后,一起去赏樱吧]
只是两年后却不见当初约定之人的身影。
“会有的,赏樱。”王耀低声回到,却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贰】

王耀跪坐在榻榻米上,对面是一位身着狩衣的雍容男子。
“先生想是知道在下的想法。”
他握住手中的茶杯,垂下眼帘看着绿色的茶水中浮起的茶叶,神色晦暗不明。
“迁都之事已定下确凿,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参议大人今年的樱花开的很艳啊”王耀举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面上还是那副万古不变的笑容,语气里没有丝毫动摇。
“唉,是啊。今年的樱花异常的美”参议顿了顿,将茶杯放到小机子上,将袖子褶皱抚平后继续说道“过几日藤原殿下要举行赏樱宴,先生若要去的话让下人跟我说声就好。”
“好的,麻烦您了。”王耀依然不动声色的喝着茶,手指不停的摩擦着粗糙的茶碗“我记着,再过不久本田少主就要回来了”
“对的,听说是两周后。”参议笑了笑“那孩子成长了不少。”

成长了么?哪个方面?
听到那句话后,一时间他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的少年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成长了,他对此一无所知。
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呢?
王耀听后并没有再说什么,他将这特意从大唐运来的上好龙井一饮而尽,起身向本田参议拱手道别。

或许是身为人师的挫折感吧,王耀觉得今天的龙井异常的苦涩。

“先生关于赏樱宴还请您细细考虑下。”参议含笑看着王耀,老实忠厚的模样此时却令人感到十分圆滑“还有小女的事,让先生费心了”

【叁】

王耀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少年,却是在一周后。
那时王耀正在书阁读着时下广泛流传于贵族间的随笔集《まくらのそうし》,内容主要是对日常生活的观察与感想,断片式的寥寥数语,文字清淡而有意趣,的确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而且和李义山的《杂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这部著作真正吸引王耀注意的是,这部作品的作者是个女人。
虽然见过女官的存在,但王耀从小接受的是男主外女主内的教育,在他的理念中女人就应该遵守三从四德,一生相夫教子——但是这个东洋的小岛国总是会给他不一样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时代变迁的太快,还是他太过迂腐。王耀叹了口气,放下了还散发着墨香的书本,抬头看向了窗外。
后院里的樱树变得有些萧条,粉白色的樱花铺满了地面,像是下了一场粉色的雪,兴许走在扇面还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粉白之中掺着一点墨色,并逐渐扩大。王耀眯起双眼,那似乎是一个人的身影,越来越近。
他呆呆的看着一身武士装的墨发少年越来越近,黑曜石般的眼眸,精致的五官,心中有个名字的呼之欲出。
——小菊。
王耀刚想叫住他,却不经意的看到了他的双眼,那里面不再是以往透彻明亮的光芒,而是平静无波的深潭。

[那孩子成长了不少。]
王耀想到参议大人那是说的话,没有用推断的语气,而是一个肯定句。

成长么,换句话来说就是改变了吧?
那,小菊改变了什么?

“先生,好久不见。”少年的声音清冽如寒泉,不带一丝情绪。
“……本田少主,好久不见”昵称终被咽下咽喉,用敬语相称。
提前一周的相遇,将原本的期待打破。
王耀看了眼手下摊开的书
终是不知是否是自己一成不变而觉得的时境变迁可怕。

“先生两年来过得可好?”本田菊站在窗户外直直的看着王耀
“很好,参议大人和小姐都对在下宠爱有加。”王耀低下眼帘,用余光打量着本田菊。
两年后,他瘦了身材从原来的肉团子拔高成了杨柳之姿,黑色打底的武士装将他衬得愈发精神,也愈发陌生。
“家主大人身体建安?”
“生龙活虎。”
“啧”不知是不是错觉,王耀听到了咂嘴声。
“那小樱呢?”
“小姐也很好,前些日子还计划着去赏樱。”王耀顿了顿,看向本田菊“和您还有参议大人”
“……”
本田菊没有再说话,长长的细碎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表情晦涩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手向腰间动了动,又放了回去。

他们之间隔着一扇窗户,却像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肆】

本田菊再次醒来已经是午间。
守在门间的仕女,见到本田菊醒后立即进来服侍,却被本田菊挥手退下。两年的行军生活令他舍弃了不少东西。
比如侍奉,比如传承。
待他刚收拾好,穿上符合本田家少主身份的狩衣时家主的召唤正好传来。

"你来了。"
本田菊跪坐于榻榻米上,明亮的眸子直直的看向本田家主,他的父亲。岁月似乎并未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仍旧是那副不怒自威的模样,严格、冷漠,没有一丝亲情存在。
"嗯,我回来了。"
“今晚会举行宴会,”本田家主没有在意本田菊这甚至可以认为无礼的举动,“藤田家主和少主都会出席,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我知道了”本田菊放在膝上的手紧紧抓住衣料
“哦,对了,两周后藤田家主会在清水寺举行赏樱晏。你这几天,去和王耀先生多交流下。”
"我知道了,家主大人。"
似乎是这声家主大人惊到了本田家主,他终于从书本中抽出视线看向这个两年未见的儿子,记忆中的面孔变得模糊,稚嫩的面目变得坚毅,以前溢于言表的恭慕之情已经不复存在。原先只是口头上的话语,现在他真正的感觉到了
——成长了,那个孩子。
但似乎对他来说并不是向着好的方面,本田家主皱了皱眉头,对面前这个陌生的长子说
“你先下去吧,我还有事。”
“是,家主大人。”
行礼作辑,礼数周全,毫无破绽。本田家主看着长子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有一种笼子里的鸟撞破铁笼飞走了的感觉,他不喜欢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本田菊,或者说本田下任本田家主只能是他手中的提线人偶。

【伍】

晚宴十分盛大,正厅里坐满了客人,有一身鎏紫色打底金黄外袍的女官,有身着樱色打底乳白色秀边十二单衣的千金小姐,还有的白色的狩衣和黑色的腰带交杂,简单好看。正厅里一共摆了十七张茶几,一张放在最北边,其余十六张东西对半分,桌上有上好的美酒,有珍贵的绿茶,还摆满了桂花糕,石榴糕等糕点,还有珍贵的从西域传来的葡萄等果子。一些女官千金桌上还摆上了金平糖等小零嘴。

藤田家主和少主坐在靠在最北桌子的西侧,本田家主虽是宴会的举办人却坐在藤田家主的对面,而最北的桌子上坐的却是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人
——桓武天皇。

或许是因为藤原家主的原因吧,本田菊举起酒杯悄悄看向坐在上侧的天皇。
天皇殿下竟然亲自到来。
“本田参议后继有人啊”低沉的声音从上边传来,即使音乐嘈杂,但天皇的声音却很清晰。
“多谢天皇殿下赏识,犬子还远远不及藤田少主。”
“哪里,藤田家的少主的确优秀,但朕看本田少主也不惶当让。”
本田菊闻言没有避讳的抬头看上北侧的上座,却正好撞上了天皇的投过来的视线。
这是一次试探,本田菊想。
他跟天皇对视了良久,他看到那双墨色眸子里闪烁着革新的光芒,这是他无法拒绝的光芒,他对着天皇笑了笑,轻微的点了点头,随机便不再理会他父亲和天皇之间的虚与委蛇。

本田菊看到对面的藤田家主对他微笑,侧头跟少主不知说了什么。他对着本田菊举起了酒杯,本田菊不知道他是否看见了他与天皇殿下的互动,他对着藤田家主也笑了起来,举起果酒对着对面一饮而尽。

【陆】

“咚咚咚”
节制规律的三声敲门声,将王耀从浪漫飘逸的《诗经》(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从家长带来的故物)拉了出来。
“什么人?”
王耀将单衣披上,不紧不慢的走到门前。印入眼帘的却不是他想的侍女,而是他两年未见的学生,本田菊。
“不知有没有打扰到先生。”本田菊身着一袭白色狩衣,略施粉黛的白净面孔此时染上的一抹薄红。
似乎有些醉了,但他举止得体,神态自若没有半分醉意。
“没有,倒是你像是喝醉了。”
在他开口说话时,王耀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果酒味。王耀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酒味。他看到站在门外直勾勾的看着他的少年,无奈的叹息到
“进来吧,我给你喝点解酒茶。”
王耀看着懵懵懂懂站在门外不动的本田菊,认命的牵起他的手把他带到屋里。
手好冰,王耀不禁握紧了手。他将身上的单衣披到本田菊身上,看到本田菊一本正经的坐在下后,王耀急急忙忙的跑到门槛前重新泡了一壶新茶。
旧茶凉了,对人不好。
三杯下去,本田菊似是好些了,酒醒了大半。他突然站了起来,王耀这才发现他的单衣披在本田菊身上也不会显大了,应该说是刚刚好。
他又一次的感到了本田菊已经成长了,突然间有些落寞。
“先生要和我去个地方么?”王耀注意到本田菊的眸子明亮闪着他不知道的光芒,王耀突然笑了。
他觉得眼前的少年好像又没有改变,还是当年那个幼稚执着的孩子。
好啊,他说。

【柒】

本田菊要将王耀带到的地方就是本田宅侧楼的楼顶。
“小菊,你这是……?”王耀迟疑的看向自从回来后就十分稳重的少年。
“嘘,先生你知道刚刚我在酒宴上遇到谁了?”
“谁啊?”
“你绝对想不到”本田菊笑了起来,炫耀似的说“安倍晴明——就是那个著名的阴阳师”
“啊,是么。”王耀没有说什么,他对这个大名鼎鼎的阴阳师也有所耳闻,但他并不信这个,虽然说将【阴阳师】直接说是欺诈师并不妥当,但最起码王耀是真的这么认为。
子不语,怪力乱神。
如是而已,王耀从不信神怪鬼兽的说法。
“安倍先生说今夜不太平”本田菊看起来有些兴奋,他手里紧紧握住挂在腰间的佩刀,“但似乎还不到时间。”
“那么不如我们聊聊吧,小菊。"王耀看着本田菊用手一撑就跳上了楼顶头,他一只脚现在楼瓦上,一只脚自由伸直很是肆意。王耀简直不敢相信本田菊会做出这样放荡的姿势,"这两年你都经历了什么?”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战乱纷争罢了。”
“也是,征兵……你成长了很多。”
“这是当然的吧”本田菊笑了笑“人总会改变的。”
本田菊显然不愿多提,将这个话题一语带过
“倒是先生,感觉这两年来都没有变过。”
“啊,是么”王耀若有所思的回答。
一时间气氛冷了下来,两个人都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只听着四月里震震寒风吹过发出的呜呜声,与本田菊先前的醜魅魍魉之谈相映照,到给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王耀打了个寒战,右手不断摩擦着左臂,企图将寒意驱散。
“四月份了。”良久,本田菊突然出声说到
少年清脆的声音宛如清泉流淌,合着四月的夜风王耀觉得更冷了。
“嗯,马上就到谷雨了。”王耀心不在焉的回到,他有些后悔刚刚忘了披件单衣。
察觉到了王耀的小动作,本田菊先是一愣,随机向王耀那移去,搂住王耀,将王耀披在他身上的单衣打开把两个人都罩在单衣里。
他有些抱歉的说到“十分抱歉,在下太急躁了,竟然忘了夜风寒冷,给先生添件衣服。”
“不是,这是我个人的问题啦。谢谢。”好温暖,王耀不禁向本田菊的方向缩了缩。
“一周后的赏樱晏,先生会去么?”本田菊小声的问到
闻言王耀从本田菊怀里退出来,他盯着本田菊的双眼良久,说
“啊,再说吧。”

【八】

王耀还是去了,藤田大人举行的赏樱晏。
那天他去晚了,因为樱小姐的纠缠。
当王耀穿上并不习惯的狩衣急匆匆的前往赏樱晏,推开门,然而入目的不是觥筹交错的热闹景象,也不是乐伎表演的风雅气氛,而是血。
入目的是满地的红色,王耀看了一眼脚边的尸体,厚厚胭脂将那人的表情掩盖,惨白的肤色更是白到透明,只有朱红的嘴唇大开,黑色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
——这是,藤田家的千金。
“先生还是来了啊。”熟悉的声音在空旷的正厅里响起,王耀不可置信的看向最北侧——声音的源头。
“小菊,你……”
虽然也已有所预感,但是真正看到这一幕,王耀还是感到不可置信。
那个少年,那个会对他撒娇,对父亲有些孺沫之情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这种弒父的大逆不道的行为?
“先生应该早就有所察觉了吧”本田菊边说边拔出插在他父亲胸膛的刀“我改变了。”
“今天那家伙叫先生来,估计是为了将樱或者藤田小姐嫁给先生吧”
“怎么会——”
“——绝对的,虽然不止这个。但樱就是把先生绑在本田家,绑在藤田一派的线,而先生就是本田圭佑的偶人。”
不论是他还是王耀,都将是腐败的贵族政权的偶人。
“你想要改变,冲出这个牢笼。所以你杀了——”王耀有些哽咽,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就弒父。
“是的,我杀了他。我想要自由,想要突破这个囚笼”本田菊说着眼眸愈发明亮“先生来吧,和我一起冲破这个生锈的铁笼”
“如果你一个人完不成,那我就来帮你从笼外拉出去”我来斩断束缚在你身上的线。

【玖】

“今年的樱花来的很美啊”

“是啊”

“谷雨过后,万物复苏。先生我们去寻个野田,过着隐居生活。你打柴来,我种地。金灿灿的麦穗收获的时候肯定很美”

“好啊。”

END.

廿四本子稿,完售了混个更,新年快乐www

评论
热度 ( 15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