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冷战】今天勇者也在胃疼(一)

*勇者au
*人物属于aph,occ属于我
*欢乐向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地一片混沌,待到盘古开天辟地,气态轻者上浮成为天,固态重者下沉形成地,而连接着天与地的是一颗葱郁的大树,人们称之为【世界树】。
【世界树】连接着人、魔、天三界,自此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妄想登上这树的顶端,踏寻成仙的道路,而魔族也不断地从世界树的底端爬出,杀戮掠夺无恶不作,人魔之间的战火从未熄灭过。
直到,被称为救世主的勇者Cianh出现,传说中的勇者Cianh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将世界树的底端封印,从此人魔不再交往,然而一千年后,世界树的封印已经脆弱不堪,魔族纷纷再次出现在人间,时隔一千年后人魔之战再次点燃。
国王亚瑟号召天下有能之士参与魔族的讨伐中,并赐给通过测试的人【勇者】之称。
我们的故事就此开始,这是一个勇者与他的战士的冒险故事。

位于亚斯大陆东北的一片茂密的森林中,树木高耸入天,枝叶繁茂,走在森林中枝杈之间竟没有一丝缝隙,葱郁的叶子遮挡住耀眼的阳光,只照映下一片幽暗的墨绿色。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些许鸟类凄厉般的意义不明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破空而来的声音打破了这一片的沉寂,原本在地上觅食的松鼠迅速跑到了树上,将自己娇小的身形隐藏在茂密的树叶后,从高高的枝干上观察着破坏森林静谧气氛的凶手。
那躁动应该是从西南方向而来,低矮的灌木丛被踩的窸窣作响,有着耀眼的金黄色男人从那里狂奔而来,他带着一副黑色的方框眼镜,湛蓝色的眼睛此时布满了惊恐。英俊的脸庞此时灰扑扑还夹杂着几丝红色(应该是刚才在灌木丛中狂奔时不小心划伤的),棕色的夹克被树枝划的破破烂烂的,还夹杂上几片暗绿色的叶子,而他身后有一摊绿色的混浊粘稠的东西紧紧追着他。
“哎,勇者你还没好么,我有些无聊了。”银发的男人依靠着树悠悠哉哉的看着金发的勇者不停的上窜下跳,似乎是勇者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逗乐了他,他心情十分愉悦的笑了起来。
“喂!别在那里说这种风凉话啊!就然无聊就过来帮hero拦下那个怪兽啊!”勇者边冲着已在树下看戏的男人喊道,边躲过身后射过来的黏液。
哦,shit为什么鼻涕虫移动的会这么快!这可是在草丛里,粘稠壮的液体怎么能够移动这么迅速!
“才~不~要~,露西亚很讨厌那种粘糊糊鼻涕虫”乱绵绵的声线和他那幅明显写上了’勇者是垃圾’厌恶的表情形成两个鲜明的对比。
“hero我难道就喜欢了吗?!”
糟了,勇者刚刚与他的伙伴对话的时候一失神,被鼻涕虫的黏液射中了右臂,更不幸的是他的右臂和树紧紧粘在了一起。勇者用出吃奶的劲不停地拽他的胳膊,企图将其和树分离,但是遗憾的是并没有丝毫作用,眼看着那滩黏糊糊脏兮兮的怪物离他越来越近,勇者越来越急(天知道他都要哭了),突然他灵机一动,他迅速脱下了身上的夹克,向两侧滚去,鼻涕虫没能刹住闸一股脑的撞了上去,勇者见状用黏在树上的夹克将鼻涕虫包了起来,往地上狠狠一摔见到夹克下留出了绿水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啊,真是残忍呢,刚刚还和他相爱相杀打情骂俏,转眼将就毫不留情地将它杀害掉了,不愧是阿——勇者呢,令人钦佩。”
“你那是什么狗血八点档剧情,hero跟那种东西根本不可能会产生感情啊,这都跨越物种了吧?!还有你刚才是想叫我名字对吧?你又忘了hero的名字对吧!”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
“才不是那样,给hero好好记住啊!”勇者义愤填膺地冲着十分不靠谱的伙伴说,“给hero好好记住啊水管混蛋,hero叫做阿尔弗雷德f琼斯——”
“啊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呢?”
“压根没有听啊你!可恶。”
“不,我在认真听琼京殿下。”
“破绽百出啊你,谁叫琼京啊”
“嗯,那琼期殿下。”
“也不是那个!”
“真麻烦啊,那杰克总没有错了吧?”
“你绝对是故意的!杰克连音都对不上了啊喂!”
“啧,竟然被发现了。”
你到底是人为我有多蠢才不会发现啊?糟了,胃好痛。
勇者,也就是阿尔弗雷德胃痛的看着他名义上的伙伴,对未来充满了深深的忧郁。

评论
热度 ( 4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