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极东】茶

用还在沸腾着的清水烫过乌黝黝的茶具,冷清的月光映照下水滴闪着冷色的光,如玉珠一般掉落在紫砂茶壶上,破碎向四周迸溅,华贵的和服上被溅出一片水渍。
“果然在这里。”

男子温润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而一本正经的跪坐在茶具前的男人却没有丝毫惊诧,仿佛早就料到了一样,仍旧进行着手中的动作。
从一边的铁罐子中拿出一手的铁观音,大部分倒入烫好的紫砂壶中,用还在翻腾的水倒进砂壶,直到漫过所有茶叶而后迅速倒出水,等到第二次倒水后男子才将壶中的茶倒入小碗中,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男子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朦胧的美感,薄薄的月光辉映在他身上,将他称的更加缥缈虚无。

陌上人如玉,世无双公子。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乌发冷清的少年举起其中的一碗茶,终于将注意力转到了来者上,他默不作声的打量着,今天他一改以往的清淡,穿了一身红袍,上面镶着一条咆哮的金龙,四爪大张、面目威严像是在威吓那些心存不鬼的宵小之辈。少年垂下眼帘,乌黑的瞳眸没有一丝波澜,他慢慢地将手中沁着茶香的青花瓷的小碗递给了男子。

红袍男子接过茶后并没有喝,他打量着淡绿色的茶水,品味着铁观音浓郁的香味,良久他低头抿了一口,微苦涩而又醇香的味道充斥在他的唇间。
“真香,小菊你已经完全领悟了茶道。”他笑着对眼前的少年说道,青葱白皙的手覆上少年墨色的头发,却被少年躲开,最终只能改放到他的肩膀上。

“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话,我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能够做到了。”本田菊淡淡的说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啊,真是让人骄傲的弟弟。”王耀毫不在意的笑道。

“当初刚在竹林里见到你的时候才那么一点,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少年了啊。时间过得真是快……”
“还记得你那时候多么气人,哪有一下来就叫别人日落之国的!那时候我差点就不想理你这个小鬼头了……”

“事事都喜欢和我对着干,教你汉子非要自己写什么‘片假名’的奇怪东西”
“……”

本田菊捧着茶杯静静地听着身边人的感慨,听他回忆他们之间的过往,开心的、不开心的、悲伤地、幸福的全部——他喝了一口茶——全部都融在这碗茶中。
“……没想到当初什么都不会的无礼貌的小鬼最后会变成这样,我的小菊和我越来越像了。”

听到这话本田菊一晃,手里的茶漾了出来滴在手背上,将白皙的皮肤烫成了红色。
他将茶碗放在旁边,突然抬起头,空洞漆黑的眸子看向王耀,和那双琥珀色的瞳眸对视

“在下和您从不相似过,请不要这么说。”
王耀依旧戏笑着——就像他早就预测到会被本田菊强硬的抵抗。

“不管是文字也好,亦或是煮茶的习惯也好,在下都是和中国桑完全不同的。”他脸上的那顶平静无波的面具终于被打碎,乌黑的瞳眸中迸射出愤怒的焰火,温柔的声音被调高到刺耳的分贝,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本田菊整了整衣襟,再次带上平静无波的面具,但是紧紧攥住的拳头却暴露了他的内心。
“唉”她听到男人无奈的一声轻叹,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没有想到时隔多年的拥抱一如当初一样温暖,曾经认为的瘦弱的肩膀却是依旧宽阔。

“你也不想离开是不是?我也是,我也特别不想小菊离开。”
[为什么其他的弟弟不用离开?]

[为什么?你不早就知道了么]
——因为他不姓王。

所以他必须要离开,这是他不能逃避,也是无法逃避的命运。
他反手抱住他仰慕多年的人,那个他多年来深爱着的,敬为神佛的男人。他把头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鼻尖满满都是王耀的味道,他就像吸食鸦片的瘾君子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嗅着,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将他们的血肉融为一体。

——这是最后一次了,耀。
他抬起头,小心翼翼的亲上王耀微启的嘴唇,他看到王耀惊诧的表情心中隐隐升起一丝快感,连带着亲吻也变得粗暴起来。

“我和耀君不一样,就像是喝茶,耀喜欢泡茶,单纯的品尝茶叶的味,而我喜欢煮茶——将茶叶煮的很烂和着茶水下咽,不光品尝味也有着口感。”他说
——他终于打破了那个男人的终日挂在脸上的面具不是吗?

——来吧,就算事后你会恨我,我也不会后悔。
——我从来就不是你的弟弟。

“日本、日本你没事吧?果然最近是太累了吗,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睡着”

本田菊被费里西安诺吵起来,他迷茫的环视了四周突然和一双视线对上,他看着视线的主人假装没发生过是的迅速转移到那个,还在夸夸其谈,一直hero、hero的叫个不停的年轻国家,他没有忽略掉那蹙起的双眉,和担忧的目光。
“没事,大概是最近有些逞强了吧。”

费里西安诺盯着本田菊看了一会,就在本田菊忍不住阻止他时,他突然说道
“日本做了一个好梦吧?”

“嗯……倒是可以说是美梦”本田菊楞了一下,思考了良久才回到。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日本你看上去很开心啊。”
这家伙倒是意外的敏锐,日本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笑得十分灿烂的栗发少年

“哎哎哎~梦里有谁呢,有我吗,有路德么?”
“是呢,有谁呢。”本田菊笑着含糊地回答,不经意间扫过了那个一身墨绿色服装的男人。

嗯,还是大红色好看,他想。

——
练练手,很久不写了趴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