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法加]透明人

》》欢快轻松向。

》》法加,有肉请谨慎阅读。

最近弗朗西斯有些烦躁,他总是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他,不管是什么时候,约会,逛吧,上课甚至上厕所的时候都感觉后背发凉,夜里有时候会被惊醒。

真是操他妈的,弗朗西斯对着镜子囔骂道。当他看到自己俊美风流的帅脸已经变得十分苍白,鸢尾花色瞳睦下的两道在明显不过的青痕后,感觉就像是吃了那个粗眉毛小少爷的食物一般,干恶嫌弃的真个人都要崩溃了。哥哥我的形象啊……弗朗西斯握紧了双拳,他决定不能这么下去了。

弗朗西斯坐在一家高档的酒店里,沉默的盯着眼前的红酒。透明的高脚杯里盛着红褐色的液体,馥郁醇香的味道顺着酒杯从空气中飘进弗朗西斯的鼻腔。

1876年的Schillerwein①,是一种略点甜味的甜酒,很受女士们的喜爱,弗朗西斯经常用它来和女士们进餐,如果运气好的话还会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但现在他却没有心思去尝一口诱人的酒,弗朗西斯阴沉着脸,双手紧紧抓着一个信封,鸢尾花色的瞳睦不再透彻,像是掺杂了许些杂质显得混沌不明。琉璃般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一般暴露在光线下一半隐藏在黑暗中,被金色长发遮住的脸上晦暗不明。

……虽然是这么想了,但是他对背后的视线一点印象都没有。今天他从邮箱里发现了一个信封,里面全是他的照片,不管是他与莫林小姐进餐时的还是他与那个美国佬说话的时候,甚至连他的睡相都有。

烦躁感不断扩大,内心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一般,燥热感从心脏处渐渐延伸向身体各处。弗朗西斯甚至像不顾自己的形象抓开了撒在肩边的头发。他实在燥热难堪,弗朗西斯再也不顾他风流多金的形象扯开了领口的口子,露出了白皙如玉的胸膛,抛去了以往温柔君子的气息,透露出一股不羁野兽般的气息,整个人散发出侵略破坏的气息。

啊啊啊啊,最好别让哥哥找到你,不然……弗朗西斯的紫眸中闪过一抹晦涩不明的光芒。

又来了,这种感觉。从解开扣子后弗朗西斯就感到了熟悉的视线,那种像是要将它吞入腹中般的令人惊悚不安的视线。

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叩着桌子,突然他手指一顿,优雅的法国人用华丽的腔调对着空无一人的对面说

“天天跟踪哥哥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哥哥了?哥哥我还真是魅力太大啊。”他嗤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好吧,就给你一次机会。今晚莫迪亚酒店”说罢他不顾饮酒的礼仪将略带甜味红酒一饮而尽,将一张卡放到桌子上就离开了。

晚上9点,这个时间往常弗朗西斯还在酒吧挑选着猎物,或是和他的猎物共进晚餐,但他今天却端正的坐在酒店宽大的黑皮沙发上,双眼半睁,面带一抹优雅的笑容与他以往的约会没有丝毫不同,但紧握的双拳还是将他糟糕的心情暴露出来。

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放鸽子。

这草他妈的婊子,他在内心不断的咒骂到,最好别让我找到你。

“咔嚓”门被打开的声音让弗朗西斯将内心的阴暗收了回去,他没有转过头,收拾了一下衣着,待心情平静后带着贵族惯有的腔调说

“你终于来了,哥哥我还以为被放了鸽子很伤心呢”

来人并没有说话,等了半天也不见声音弗朗西斯终于按耐不住将头稍稍转向身后,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叫自缢胆大的法国人头皮发麻。

——门被打开了,但房间内却没有任何人。

Oh,shit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脸色一定不好看,因为他现在已经吓得有些腿软了。但他还是强撑着用平常有些戏谑的语调说

“哦,来了却不叫哥哥我看到你吗?”

他伪装的很成功,假如声音没有存在颤音的话。

依旧没有人回答,但弗朗西斯却觉得看在她身上的视线越来越炽热,像是要穿透他一般。

可是,他依旧没有看到任何人。

“我在这里,波若弗瓦先生。”

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弗朗西斯迅速转过身子,眼神锐利的扫在身后折腾了他好几天的人的脸上。

在看清他的面容时弗朗西斯怔住了,那是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

——马修·威廉姆斯。

那个他一手带大却不曾了解的孩子。

多年未见他依旧脸上带着乱绵绵的笑容,顺滑温暖的米黄色头发贴在他的脸上,一个弯曲的发丝却突兀的立在空中。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绝对不会相信是他做的。

“你——”他惊愕的看着昔日温软好欺的少年,口中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对方欺身上来的吻给堵住了。他的吻不像少年的性子一般的温柔,出乎意料的带着一些侵略和粗暴,这种反差使弗朗西斯很惊奇,如果不是他特别确定这就是马修他几乎要以为眼前的人是那个KY的美国佬。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献吻的少年脸颊潮红,身体软软的趴在他的怀里大力的喘息才停了下来。弗朗西斯眼神复杂的看着怀中的少年。

“来吧,先生就一晚,拜托了。”马修说完这句话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勇气,米黄色的头低低的垂下,红透了的耳朵透露出他羞耻之极的心情。

优雅的法国人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尴尬了下来,房间里鸦雀无声。

许久,直到马修火热激动的心已经渐渐冷却,金黄色的瞳睦不再闪烁,绝望像是暴风雨一般席卷了他的心灵。

——但是就只有一次啊。

他不甘心的想要挣扎想要拒绝这个结局,但最终却在金发男人紫水晶般眼睛的注目下放弃了。

“好吧。”像是妥协了一般,男人无奈的回应道。他紫色的眼睛温柔像是能溢出水来,温柔的俯身吻向少年的唇。

口齿间唾液交融,舌头在对方的领地里不停地攫取着甘甜的汁水,他将怀中被吻得发软的少年轻轻抱到床上,像是在拆一件贵重的礼物一般男人慢慢地仔细的解开少年的衣衫,红色的唇在少年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片片痕迹,惹得少年娇喘连连。他含住马修娇嫩的红珠,不断地舔邸轻轻撕咬,马修像是受了刺激一般身体向上张,但却更将身体送向了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一只手慢慢向下身去,划过马修光滑细腻的腹部,轻轻握住了稚嫩的物件。

他手法老练的挑逗着少年,果然不一会初经人事的少年就败在他的技巧下了。看着满手的白污,弗朗西斯挑了挑眉,这种反应该不会是自己从没弄过吧?

他转头看向马修,他金色的眸子迷乱痴迷的看着他,弗朗西斯的眼神愈加昏暗,胯下也渐渐雄起,他有些粗暴的扯开裤子,没有任何润滑的就闯了进去。

“嘶——”少年痛苦的呻吟声将弗朗西斯的甚至呼唤了回来。

Oh,shit!他刚刚竟然没有做任何润滑就闯了进来!这不符合他的温柔好情人的形象!

他有些抱歉的对在身下痛苦呻吟的少年说

“抱歉我——”

“没有关系!请继续下去!”

但是出乎他的预料的是温和的少年却一脸决绝的让他继续,即使他痛得全身冒出冷汗,即使被粗暴的对待哭了出来也不曾反抗。

他终究还是心疼了,弗朗西斯没有再继续,他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少年的脸。

“请不要在意我,只要你快乐就好。”马修却不停地这么说着。

弗朗西斯停止了亲吻的动作,无奈的看向少年,宽大的手掌覆在马修的头上,说

“笨蛋,你要是痛苦,我怎么可能会快乐”声音竟是异常的温柔。

他看到马修的脸渐渐羞红了,不禁低低的笑了声。待到马修已经不再难受时他才缓缓的抽动起来,疯狂的节奏是马修的呻吟声渐渐放大,又被这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顶的支离破碎。

高潮之际,弗朗西斯在恍惚间似乎听到了马修低声呐呐的话语。

“Je t’aime②”

阳光透过厚重暗色调的窗帘照在弗朗西斯的脸上,他睁开疲倦的双眼,伸手向旁边一放,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昨晚,他好像……

他在做什么啊,弗朗西斯将手盖住脸却盖不住滑下的泪珠。

“Je t’aime”他沙哑着嗓子对着暗灰色的空气说道。

他的马修早在一周前就死了。

END.

好吧很抱歉结局是悲剧,但是你来咬我呀咬我呀【揍

这个文其实是弗朗西斯在接到马修的死讯后不肯接受事实,他崩溃的精神世界。他的脸色很差是因为他不相信马修的死讯,而这里是马修对弗朗西斯的单箭头设定,就是说马修一直暗恋着弗朗西斯但却到死也没有说出去,而弗朗西斯其实是对马修有好感但却不承认自己爱上了一手养大的孩子,直到马修死了,他在马修的遗物里发现了一个关于马修对弗朗西斯爱意表现的一个信封,没错就是那个盛着照片的信封,弗朗西斯才反应过来自己爱上了马修,于是就有了这个荒诞的梦。

希望小伙伴能喜欢,写肉苦手还真是抱歉了OTZ

①玫瑰红酒,有点甜很好喝www

②法语的我爱你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