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菊耀]极限

Chapter.00

鲜红的液体染满刀锋,尚有余温,原本雪白刀刃早已看不出原色。黑色的刀柄有些粗糙,底部还有着模模糊糊的印记。

啧,已经钝了么。黑衣的男人皱了皱眉头,随即又向后一挥,身形如迅雷般迅疾,将身后穿红裙的女人的头砍了下来。湿润的液体如喷泉般喷涌四溅,将男人白皙的皮肤染上刺目的红色,使黑色的西服染得更加深沉。

黑色与红色的交织,看上去种触目惊心的美感。

他踢了踢脚边的已经被枭首女人——如果那东西还能称为人的话。

红色的旗袍包裹着曼妙的身躯,如果突起的胸部间没有长着一只像是金属制的蝙蝠的怪物的话,他想也许还会与她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也不定。那像蝙蝠一样的怪物在血泊中挣扎的发出了几声嘶鸣,最后又重归寂静。

“不得不说,本田你身上的味道还真是熏人。”一道轻佻的声音从身后的白色丰田这种传来。

“……”本田没有理会那个趴在车窗边好整以暇的看他好戏的亚细亚人,径步走向后门钻了进去。

“啧,你还真是依旧的无聊呆板啊。”那个男人挑了挑眉,似乎是对他的搭档不予回应感到很失望,不满地嘟囔着。

“王如果你再不停止废话的话,我想那个美艳‘小燕子’会很乐意让我们和她结合的。”本田菊面无波澜的看着他一直在揶揄他的搭档。他毫不怀疑那个刚刚被他用长刀枭首的女人过不了多久就会重新站起来,扑向这辆‘洁白无瑕’的车。

“啧。每次看到异类都像是在演生化危机,麻烦透了。”王耀皱了皱眉头,“嘿,本田你还有烟么,这鬼地方连个人都没有。”他咂了咂嘴,两天没抽烟后他感觉嘴里都快淡出个鸟味了。

“十分抱歉,没有”本田菊毫不意外的听到他的搭档失望的叹息音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我10遍了”他看着王耀暴躁的表情说道。

“冷静点王,你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进入更年期的妇女”本田菊顿了顿,接着又说下去“但愿你不会来妇女皆知的好朋友。”

“滚,你个日本鬼子。”王耀一边囔骂着,一边再次提了速。

本田菊看着窗外飞速替换的景物——好吧,其实它们也没什么不同,从头至尾他除了看到一望无际的田埂和残缺的尸体外就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如果不算上那一直吵嚷着的黑色乌鸦的话。本田菊从车镜上看到尾随在车后的一抹黑绿色,路上留下了像油漆般粘稠的墨绿,仔细看去还会发现那绿色还在泛泡。

“操,真缠人。”即使是一只文雅的日本人也忍不住咒骂。

“再这么下去,我想我的审美观都会被扭曲。”他边说着边打开后备箱,拿出一把M16A2,上弦同时将这个身子弹出窗口,开枪瞄准绿色最深的一处。

那绿色像是有生命一般,发出尖锐的嘶鸣声,衬得周围寂静的田野愈发诡异。

“哈,那还真是有趣。”王耀嗤笑一声。“到时候你们就能上演人兽恋了么?”

“闭嘴,开好你的车。”长时间的作战使他有些烦躁。“希望一天后我就可以到干净的旅馆里。”

“啧,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三天后都不可能。”王耀烦躁的用手抓了抓头发。“坐稳,我要加速了。”

银色的吉普以不可能的速度奔驰在破旧的公路上,轮胎与地面间摩擦发出磁磁的声音,伴随着身后渐行渐远的嘶鸣声,使人不觉毛骨悚然,惊出一阵寒颤。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