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只是个片段,可能晚上打完(滑稽)

嘉德罗斯,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记不清多少次了,从废墟中醒来,然后又在瞬间被那金色的棍子桶穿,那双毫无杂质的金眸就那样冰冷的注视着他,愣仍是记忆中的那般傲慢。
他歪了歪头,手心敷上那根插在他胸中的棍子,近乎虔诚的笑了,那是最纯粹的恶意满满的笑容。黑色的箭头从他身后几乎是瞬间包围网状射向那立于废墟堆上的人,而那人面对他迅疾的攻势仅仅皱了皱眉头,那个通天的大罗神通棒瞬间缩小在手间高速旋转,只看的见箭头和棍棒碰撞摩擦出的火花。他肆意的笑着,嘴角咧的越来越大,他一手抚着胸前汩汩流血的洞,猩红的眸子却没离开那个金色的太阳,那人只是皱着眉,锐利的金眸看向他时只有冰冷的杀意,和难以掩饰的与生俱来的傲慢,明明那人没有说话,但他总觉得耳边传来了他傲慢的嘲讽
――渣渣。

评论
热度 ( 9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