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爱吃茶的墨

圈名闫酱/一碗茶都可以
本命叶黄雷安和菊耀,不拆不逆,不吃对家!狂热无脑粉,有本必买,收集癖的那种
嗯,混圈较多喜欢的也比较多
奇杰/遥凛/all黄/羡澄忘羡双担/狛日/瑞嘉瑞/瑞金/all米等等,这些白嫖(可能给嫖费)
火影只站卡带和佐樱,不吃鸣雏,佐鸣佐。
不太会与人相处的中二,还是希望你来找我聊聊天的qwq

【雷安】骑士道

我已经是是死人了,跪
全是打架打架打架(不是妖精打架等等)
原著向,海盗和骑士的故事

————

安迷修做了个梦,他梦到小时候他牵着师傅的手走在米塞尔希海边,那是个好日子,碧蓝的天空像远处教堂的穹顶一样笼罩整个河岸,风拂过海岸带起阵阵波痕,海鸟徘徊在海上,有几只海鸟飞得很低半只翅膀都浸进了水面,却被远处的打水漂的孩子给吓跑。海风带着泥土混着海边特有的潮湿的味道吹过,安迷修稍微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种味道。不,与其说他不喜欢这种味道,不如说他不喜欢和海有关的一切事物,不管是那湛蓝的颜色,还是那潮湿的风。他握着师父的手不禁紧了紧,似乎感觉到他的不自在,他最尊敬的人安抚似的也握紧了他。握着他的手宽大温暖,却并不柔软,常年练剑留下的茧磨在他的手心令他感觉很奇怪。安迷修抬头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像是发光一样他周围散着点点荧光,他腰间别着的利剑被藏在白色的斗篷中,最后他的眼睛落在了一双带着笑意紫色的眸子中。
“怎么了,安迷修?”
他看到自己问那个尊敬的男人,什么是骑士道。男人听后温和地笑了笑,那双深紫色的眸子流光溢彩似乎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他摸了摸安迷修的头说
然后安迷修就醒了,男人的回答随着潮湿的风涅灭在海鸟的鸣声中,他记不起那一日师傅对他说的话,似乎很重要,也似乎无关紧要。

安迷修讨厌和海的一切事物,不管是那湛蓝的颜色,还是那一望无际的深邃感,抑或是海上兴起的一切事物,比如说海盗。而身为骑士的责任和正义感也令他厌恶一切不法行为,两相结合海盗便成了他最厌恶的人。所以当雷狮海盗团在参赛者中名声鹤起时安迷修已经决定讨伐这群恶党了,并且对海盗船长深恶痛绝尽,纵使他们俩并没有见过。
他们第一次相遇说不上惨烈,他们不仅没有战斗,甚至他们还成了并肩作战的战友,现在想起来令他觉得十分好笑。
他那时正在高级地图上刷新开放的怪,那是一群巨大的蚂蚁,身长三米有余,身体像钢铁一般坚硬,但巨大的身躯却没有成为它的累赘,与之相反的它移动的速度很快,最令人讨厌的是它那顽强的生命力。即使将他的身躯砍成了两节却依旧动着,那坚硬的身体依旧威力不改地挥舞着利刀般的支节。安迷修双手握在腰间的红蓝双色剑上,稳稳挡在两个浑身伤痕的人身前,他的面前是五只巨蚁。他双腿分开,膝盖微曲,在面前巨蚁前进的瞬间爆发,电光火石间冲到巨蚁前,双剑以不可见的速度出鞘并利用这巨大的冲击力将巨蚁截成两截,像是早有预感当第一只巨蚁被截成两段的瞬间,安迷修将热流向上格挡,支节与热流碰撞发出铛的响声,同时左手向左突刺,穿透另一只巨蚁的头颅。安迷修身体一矮躲过右边巨蚁攻击,并利用惯性用热流将身前巨蚁的足部砍掉令它下盘不稳向右倒下,刚好撞上那一破空而来的攻击,它的脑子被同族坚硬的支节戳了个大空,喷洒出浓绿色的液体,安迷修及时抽身后躲却还是溅上了一些,那液体沾在衬衫上的同时发出字字的声音,肉眼可见的安迷修的衬衫被腐蚀的破破烂烂,安迷修用手背擦了擦脸上因而流下的血,他碧绿色的眼眸暗了暗,他默默向双剑中注入元力,左右两剑发出光芒,双剑上缠绕着像是游蛇一般的烟雾,红色的和蓝色的烟雾向上缠绕混合在一起,突然他用热流向右一挥,一到热浪从剑中涌出,随着剑气间那还在动的无头蚂蚁燃烧殆尽。他快速跑道两只的巨蚁面前以右脚为轴,利用自身的重力划过180度的圈,冷热流一并发力将两只巨蚁瞬间格杀。热流将巨蚁身躯燃烧殆尽,冷流将巨蚁喷洒出的血液冰冻。安迷修行云流水般的战斗将躲在他身后的两人看的一惊,他们神色凝重地对视一眼,其中有着水蓝色头发的少女眼神一安,红光在她湛蓝色的瞳孔中一闪而过,战斗结束的瞬间他们凝重的神色一变,满脸感激和钦慕的看向向他们走来的安迷修。棕发的骑士一身衣服破破烂烂,流着血的脸颊和别在腰间的利剑寒气逼人,令人心生恐惧,但他周身的气势却温和平静。两人默默的看着安迷修,直到他笑着对水蓝色头发的少女作出古世纪才会有的屈膝礼,就在安迷修跪下的瞬间,蓝发少女突然发难她左腿一蹬如箭射出般冲向安迷修,黑色的匕首在她手中突然化形,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次向安迷修,安迷修本能向后一躲,热流格挡,兵器两相隔挡碰撞出点点火花,但随着蓝发少女匕首挥出的不只是锋利的匕首还有根细不可见的银针,安迷修瞳孔一缩快速偏头却还是没能躲过,银针顺着安迷修的脸颊划过,白皙的脸颊冒出点点血丝。安迷修能感到银针冰冷的感觉,那种冰冷的感觉令他感觉体内的某种火热的火焰在熄灭,像是浸在那蓝色的海洋里一般令他厌恶。他不再犹豫,瞬间爆发元力将近身的少女斩杀,远处的她的同伴像是知道难逃一死竟是不再逃亡,转身向着安修迷攻击。他幻化出一把狙击,在安修迷斩杀他同伴的瞬间射击,巨大的粒子流以光速穿空而过在到达安修迷身边的瞬间爆炸,变成弹雨覆盖安修迷所在的领域,粒子流与土地碰撞激起阵阵尘土,同时形成巨洞激发他之前在地下埋下的地雷,造成连锁爆炸。爆炸声震耳欲聋,那轰隆声连绵不绝,爆炸造成的冲击力将他冲后了五米,一击完后他不再恋战趁着烟雾遮挡快速逃亡,他恶意地朝着烟雾覆盖的地方笑着,就算炸不死你也能杀死你,毕竟哈,总之他只要找个地方安心躲着安迷修就必死无疑。但他没想到转头的瞬间迎来的不是生的希望而是一张恶意满满的笑脸
“发现一只虫子”这是他在世界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看着那个金发的男人带着笑意将他一击杀死。
“哎哎哎,老大那里好像还有个人”佩利兴奋地指着远处灰尘中隐隐绰绰的身影,瞳仁竖了起来,他舔了舔嘴这是个强敌,“我去干掉他”
说完他不等卡米尔的分析便冲了过去,他笑着兴奋到了极点但迎接他的利爪的不是安迷修的双剑而是一个坚硬的支节——刚刚的爆炸将巨蚁们吸引了过来,如果说单只巨蚁他们可以抢而易举的杀死但是若是一群,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的巨蚁就不好对付了,尤其是他们那头离开躯体还能存活的顽强生命力。
佩利疯狂的猎杀着巨蚁,他将元气凝聚在手上用双手将那硬如磐岩的巨蚁撕裂,浓绿带着腐臭的液体溅在他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疼痛没有消磨他的战意,相反在痛感和鲜血的刺激下他变得更加兴奋。他舔了舔嘴角流淌的血,出手更加疯狂。他丝毫不在意受伤,身上的伤越多,他就笑的越灿烂。
烟雾渐渐消散,佩利浴血战斗的身躯出现在海盗团的眼里,卡米尔眉头微皱,脑子快速分析形势,本以为只是个小副本,但佩利竟然受伤了,看起来上得不轻,现在看来危险情况要重新估计。
“大哥”还没等卡米尔将建议提出,雷狮啧了一声,便冲了战场,伸手用雷神之锤将佩利背后的巨蚁杀死,然后接着锤砸巨蚁向上的冲击,以巨锤为支点在空中旋转一脚将失控的海盗之犬踢出巨蚁群。他看着身前的棕发骑士,他很狼狈,一身衬衫破破烂烂,脸颊还在不停的流血。冷热双剑将蚁群清理得很快,但还不够,源源不断的蚁群瞬间就将空缺补上。突然那双清澈的碧眸和他对上了,那双眸子中闪着绚丽的光芒,像是燃烧着灵魂的光,雷狮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笑了起来,笑的狂妄桀骜。
有点意思,他对眼前的骑士产生了兴趣。
安迷修注意到了身后的视线,那带有侵略意味的视线令他有些生气。但身为骑士的准则又让他隐下怒火,毕竟这个人在援助他。不得不说这个误会有点大,但安迷修并不知道,他用热流向后一刺,恰到好处的清理出一套通往雷狮的路,他压低上身快速跑去,热流冷流随他跑动向左右释放元力,造成了半边炎焰半边冰霜的诡异景象。但还不够,一只巨蚁破冰而出坚硬的支节劈向安迷修,安迷修惊讶的看着那只破冰而出的巨蚁,身体竟然没能反应过来。这是,安迷修意识到他的威力变弱了,四肢开始僵硬,他看着那只划空批来的支节瞳孔一缩,突然他耳边响起了一个雄浑的声音
“哈,真弱啊。”随着声音响起,安迷修感到自己被腾空抱起,他扭过头看向将他抱起的男人,一头黑紫色的短发,额头被白色的画着星星的头巾覆盖,笑得不可一世,最令他难忘的是那双骄傲的紫眸,不同于发色的黑,那紫色像是紫水晶般透彻,透露出主人的桀骜不驯。他绝对和他合不来,安迷修想,但似乎是个好人。
雷狮单手抱着安迷修,另一只手持锤狠狠向地一砸,接着冲力跳到空中,天空开始变得乌云密布,蓝色的光从黑色的云中冒出,直批在雷狮的锤子上,将雷狮的锤子缠绕上蓝白色的电,借着重力加速度雷狮将锤子狠狠的锤在了蚁群中心,电闪雷鸣安迷修只觉眼前一道白光,眼睛被刺得生疼,等他恢复了视力后发现那蚁群竟被他这一击全部击杀。
这个男人很强。安迷修眯起眼睛,应该和自己不相上下,要不是那个女人,想到这安迷修的眸子一暗,这就是他在守护的人么。
“你还想躺在我怀里多久啊”雷狮将头抵在安迷修的额头上,恶意的勾起了嘴角,“双剑安迷修。”
安迷修猛地一推,向后跳出了雷狮的怀抱。他眯着眼睛看向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紫发少年,那嘲笑着他的天真的表情,那怪异却和他很大的头巾,还有那俗气的五角星。五角星,雷电锤,这个人是——雷狮!
“恶党”安迷修面无表情的看着雷狮,他现在的状态无法支撑起一场恶斗,但眼前的人又是自己最厌恶的一种。他默默的看着恶名昭著的海盗头子,脊背紧绷,随时准备战斗。他紧盯着向他走来的海盗,气氛越来越紧绷,空气像是凝固了起来,战斗一触即发!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雷狮停了下来,他说
“啧,看你这副弱鸡样,要不要大爷把你送回初始城?”
“啊?”安迷修吓得剑都掉了。
最终安迷修没有同意,他狐疑的看着笑的灿然的海盗用剑支撑身体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独自离开。他能感受到背后的视线,像是刺一样令他浑身难受,安迷修双手紧握着剑,时刻准备着回击背后的偷袭,但雷狮并没有攻击他。
拉开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后,安迷修才放松了下来。先前没在意的痛觉一并涌了出来,脸上被银针划过的伤尤为痛,痛得他快要握不住手中的剑。仗剑保护的人想要杀死他,想要制裁的恶党却救了他,安迷修头一次对自身所持的骑士道产生了迷惑。
老师教他背诵的骑士准则他紧记在心底,将那一字一句烙印在他的灵魂上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的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议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而他刚刚击杀了一个企图杀死他的少女,被强暴所救。
雷狮不是什么好人,这点他十分清楚,而那对被他所救的兄妹也不是坏人,安迷修想了想补充道,在今天之前。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背叛,明明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啊啊,太复杂了,师傅。人真的是太复杂了,我怎么能辨别出哪些是需要我的什尔克,那些是披着羊皮的卡菲尔呢?

安迷修没有找到答案,但是他确信他终会找到答案的,在战斗中。
自从第一次撞上后他和雷狮就像是展开了孽缘一般,几乎一周碰一次,和之前迷之错开简直完全不同。安迷修依旧没有放下对海盗的偏见,所以他和雷狮几乎见面就打,当他有时候不想打,雷狮就会一脸狂妄地挑衅他,而他的忍耐力遇到雷狮后几乎为零,每次一点就炸然后就又是一场恶斗。以至于安迷修看到雷狮后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打一架。
就和中了邪一样,安迷修发现每次他被背叛后都能遇见雷狮。
彼时安迷修刚突破斩杀了背叛者,虽然没有受伤但被背叛的感觉令他心生寒意。这次背叛他的是他以前救过的少女,第一次救她时她满脸崇拜和感激,就像安迷修发誓要保护的弱者一样,第二次救她时,他们加了好友,有时联系一下发发感慨,第三次救她时她想要从背后捅他刀,或许称不是救吧,这本身就是她自导自演的骗局。安迷修觉得很累很累,累到他觉得手中的双剑无比沉重,几乎快要拿不住了,日暮的风特别大,刮在身上又冷又疼,像是要刮灭他灵魂的火焰。
他看到远处隐隐绰绰走来一个身影,巨锤和那两根垂在腰间的头巾,他想他知道是谁了。
“哟,好久不见啊”雷狮说着持着巨锤快速奔向安迷修,回应他的是兵刃相接的咣当声,安迷修用双剑抵住雷狮的巨锤,雷狮大笑着愈发向锤中施加力量,带着安迷修后退了五米。
“啧”雷狮收起笑容,用力一抵将安迷修又击退了三米。他眉头紧促,一脸嘲讽的看向安迷修,“不打了,你太弱了。”
安迷修听后手不甘地握紧了双剑,他眼神一秉左脚用力向后一蹬像剑一样冲向雷狮,“啧,我说过了不打了”雷狮不耐烦地砸了砸嘴,轻松地将他的攻击抵消了,他单臂抬起雷神之锤抵住安迷修的双剑,另一只手趁机握住他持着热流的手腕,身体向前倾斜压在他身上,恶意的对着他的耳朵说
“你在迷惘”,安迷修停下了攻击,他怔怔地看着海盗头子嚣张桀骜的脸,那双幽紫色的眸子熠熠闪光,像是藏了浩瀚的星辰,“他现在打不过我,你的剑太软弱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被那紫色的双眸蛊惑了,才会向恶党询问
“你觉得,骑士道是什么?”
听到他的问题后,雷狮先是一愣,然后笑的不可开支,他捂着肚子丝毫不掩饰他的嘲讽
“哈哈哈哈这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骑士来问海盗什么是骑士道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抿了抿嘴唇,静静地盯着笑得十分夸张的海盗。
“哈,我是海盗啊,骑士道什么的我不知道”雷狮看向安迷修,眼里还没消去那笑意,“但是我啊,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横行霸道,无所束缚是我的宗旨,安迷修你太压抑了。”
“你又知道什么!”被否定的荒谬感令安迷修十分火大,他压了压怒气,这时候打起来对他并没有好处,“再说了你为什么一直缠着我”
“唉你发现了!”像是被吓到了一样,雷狮面脸惊讶
没发现才有鬼了,一周见一次那有这么大的概率相遇,“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呀,骑士先生”雷狮站起来瞬间出现在他身前,安迷修反射的向后一跳,却被他握住手腕拉进了怀里。安迷修只觉得一股海洋的潮湿气味覆盖他,这令他十分烦躁。然而雷狮的下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挣扎
“我说过吧,看到机会就要上,横行霸道是我的宗旨。”
“所以你究竟——”
“骑士先生,我要把你抢走。”
哈?这是安迷修第二次被吓得掉了剑,他在胡扯些什么!
“我说,来一发吧骑士道。”
他绝对是疯了,安迷修想,要不为什么会答应他疯狂的要求。
“下一次见面,我会制裁你”安迷修对着身上的男人说,听到他这句话,雷狮紫色的眸子像划过了一道光,他沙哑着嗓子进入了他。
“我等着。”
安迷修身体沉浸在极度的欢愉中,但精神却十分清醒。他还是没有找到骑士道,反而更加迷惘了。他不讨厌恶党,他内心中并不反感他。即使他身上有令人烦躁的海洋味,即使他是海盗。极度的欢愉在成大脑的停滞,恍惚间他好像看到海难死去的父母,母亲漂亮的金发似乎在发光,白雾遮盖住了她的表情,但他知道她在笑,这是一种来自血缘的感应,她白皙柔软的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安迷修觉得自己似乎又成了那个刚丧亲的孤儿被她拥在怀中,是那么温暖,令他不禁眼角有些潮湿。他听到她说,你要去爱这个世界,不要背负着恨意,仇恨是破坏幸福的最锋利的武器,没有仇恨者能够获得幸福的阳光,妈妈最想要的,就是看到我的小安迷修能过幸福。
瞬间,他的眼泪流了下来。

自从那次荒唐的夜晚后,安迷修再也没有见到雷狮。直到参赛者间发起了围剿海盗团计划。安迷修自是不屑参与这个活动,但来邀请他的人却信誓旦旦,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令他有些担忧。他想了想,神使鬼差的给那个嚣张的海盗发了条短信,得到了‘你没有病吧?’的挑衅回复。
安迷修压下怒火,内心的不安消退了,看这样子应该没有是吧。
但是半个月后却传来了佩利的死讯,那个之前邀请他的人一下冲到了排名榜前十,他带着骄傲再次来邀请安迷修参与这次活动,他似乎丝毫不担心安迷修会拒绝他的邀请,在他取得了这个硕果之后,而安迷修也的确如他所想那般答应了——他没有理由拒绝这个天大的好事,一般来说这是应该安迷修求他让他加入,但是考虑到安迷修的战斗力是必须的,所以他才会再次主动邀请他,他丝毫不怀疑安迷修会背叛他,反水一把,毕竟这位骑士可是以忠诚善良著称,哈,忠诚善良。安迷修已经入队,狩猎海盗的棋子全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就只剩等待时机了。
安迷修接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雷狮已经恶斗很久,他中计被分离开,雷狮独自一人对抗这三十余人的围困。他就像浴着鲜血,敌人的和他自己的血液将他白色的围巾染红,黄色的星星和红色的鲜血十分扎眼,安迷修心里一刺,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流血是他们的日常,但此时那个男人浴血战斗的样子令他着迷又令他有些心疼。看到一个手持镰刀的人从背后偷袭累是的瞬间,安迷修拔剑刺死身边的‘同伴’,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杀出了一条通往雷狮的路,他趁着领头人还没反应过来,用热流一剑挑开雷狮背后的敌人,热流缠绕的元力将那人生生燃烧殆尽。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笑了。这是已经领头人也反应过来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安迷修和雷狮背对背,合力斩杀着他们。
怎么回事!!他不是骑士吗!!他背叛了我!!!
他双眼猩红,冲着安迷修吼道“你这背叛信义的小人!你不是骑士!”
安迷修听到后只是稍稍垂下了眼帘,但他的双手却紧紧握着剑,没有丝毫犹豫的斩杀扑来的参赛者。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那一瞬间他失去了控制只留下本能,他不想雷狮死,一定要死,也应该由他来终结。
但是不得不说能挺进前一百的也都不是泛泛之辈,在反应过来他背叛后那些人也稳定了下来。单体攻击对他们来说虽然并不麻烦,安迷修低身躲过远处破空而来的镰刀,然后他用冷流劈向镰刀,瞬间爆发元力将那把镰刀和着她的主人一并冰封,同时热流划向右方,热浪随着剑气喷薄而出将所过之地燃烧殆尽,几个躲避不及的被着热浪瞬间燃烧成灰,连一声惨叫都没能发出。一击完后,安迷修跳回原处,背抵着雷狮。他能感觉得到雷狮体力不足了,他的喘息很粗很急促,但哪个嚣张的海盗却依然肆意妄为地笑着,安迷修知道,他在享受这种命悬一线的危机感。这种战斗,令他热血沸腾。
“啧,那个领头有联合技能”
安迷修神色一秉,普通群殴倒是没什么,有联合技能就很棘手了。
“很缠人,而且有治愈者。”雷狮喘息一声后便持着雷神之锤冲了出去,安迷修看向那个被保护在最远处的绿发女人,热流向后爆发,冷流冰封住前方的障碍,利用热流爆发的冲击他几乎是瞬间来打了绿发女人的身前,热流从身后快速刺出,出乎他意料的那个女人躲过了他的攻击,用枪。
她不是治愈者,被骗了!不好,雷狮——
安迷修落地后便迅速转身想要回去,但他发现自己被包围了,他们兵分二路将他和雷狮彻底分隔开,有冷流格挡住飞来的子弹,安迷修将元力提到极限,以左脚为轴右脚画弧三百六十度,巨大的热浪随着旋转喷薄而出,将猝不及防的敌人吞进火舌之中,然而绿色的子弹却穿破火浪射入安迷修得胸中,大意了,安迷修低哼一声转身跑向雷狮,引入他眼帘的是繁星多的匕首刺向雷狮,他突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瞬间挡在了雷狮身前,匕首刺入身体溅出点点血流,但奇异的那寒冷的利刃并不使他难受,他灵魂中燃烧着的骑士火焰并没有因此有萎靡,反而越烧越旺!战斗!战斗!他的灵魂在叫喊,他的血液在沸腾
为了想要守护的人而战斗,为了所爱的人而战斗!
守护珍视的,保护弱小的,一切都随从他自己的心意,世俗间的善恶不应是他判断的标准,真正的善恶应由他自己判断。不欺骗,不隐瞒,正视自己的内心。
鲜血落入了眼睛中,鲜红的世界中他手握双剑,不断厮杀出一条血路,誓死守护着珍视的人。
最后的记忆,是雷狮透支元力利用雷神之锤将围剿的人全部击杀。他看着那个脱离坐在地上的男人,恍惚间像是看到了他憧憬的师傅。
他突然想起来,他那天说的话了
——守护你想守护的。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骑士道,安迷修你会找到自己的道义的。
他笑了起来,鲜血涌上喉咙。师傅啊,我终于找到了我的骑士道。
他咳出鲜血,对着那个他想守护的恶党说“杀了我”,他看到雷狮不可思议的目光,没有理他艰难的将手中的热流递给他
“我快不行了,你要赢得凹凸大赛”带着他的积分,一路杀到顶峰
他看着雷狮,像是要把他的模样刻入灵魂,他看到那幅总是挂着桀骜笑容的脸面无表情,他看到那双透彻的紫眸变得浑浊,浓郁的悲伤和痛苦混成黑色沉在他的眼底。安迷修对雷狮笑了,第一次笑的那样灿然,那样轻松自由。
“你会赢得冠军的”他说着,也坚信着。
赌上这把剑的荣耀,我将你守护到底。他找到了他的骑士道,用生命走完了这条路。
用剑者终将被剑斩杀,这就是他,骑士安迷修最好的归路。

评论 ( 6 )
热度 ( 51 )

© 一只爱吃茶的墨 | Powered by LOFTER